週三. 11 月 13th,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徐翔离婚案宣判因故推迟 妻子应莹:猝不及防

1 min read

徐翔离婚案宣判因故推迟 妻子应莹:猝不及防

每經記者:彭斐 每經編輯:陳俊傑

「蒼天在上,我要離婚。」今年七夕,私募大佬徐翔妻子應瑩所寫一篇《關於離婚案的一點說明》的文章刷爆朋友圈。

「既然雙方都同意,法院沒有理由不判離婚。」11月7日下午,在上海靜安區的一處咖啡館,應瑩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時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按照原定時間,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應於7日對徐翔與應瑩離婚案做出宣判。不過,6日下午,應瑩接到律師通知,原定於次日的開庭「因故取消」,「宣判日期另行通知」。

「如此猝不及防……不過我依然期待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的公正判決。」應瑩在微博上表示。

應瑩:當事方都同意離婚

今年5月13日,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起訴徐翔離婚一案獲得法院立案。此後,該案於8月29日在徐翔服刑地青島市監獄不公開審理,由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主持審理。

對於該次庭審,應瑩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徐翔的代理律師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離婚,但當法官問到徐翔本人時,他的回答就兩個字:「同意」。

今年3月底,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請求離婚的《起訴狀》。應瑩介紹,向法院提起訴訟離婚的主要原因是壓力太大。她一個人要獨自面對來自社會各方面的壓力,自己承受不了。《起訴狀》顯示,在徐翔被長期關押之時,應瑩只能獨自撫養孩子,失去生活來源,以至於夫妻關系失和,故起訴離婚。

彼時,應瑩的離婚請求似乎並沒有得到親人的支持。「這個事我沒有和徐翔的父母正面溝通過,但他們應該知情,包括許多親戚朋友來勸我,我也知道他們是好意,但處在我這個環境、這個位置,也希望大家能體諒。」應瑩說。

應瑩告知徐翔的方式是通過寫信。「我不清楚那封信(他)有沒有收到。」應瑩說,「我是在今年3月底、4月初寫信告知他的,但是一直沒有收到回復」。

至少在庭審現場,徐翔對於離婚已知情。應瑩提到,徐翔代理律師與徐翔本人的意見在法庭上卻相左。「當時法官第一次詢問徐翔時,徐翔律師表示不同意,但徐翔說同意。法官隨後宣布休庭半小時,讓徐翔和律師商量好。在庭審結束前,法官再次詢問,徐翔律師還是表示不同意,但徐翔本人仍然表示同意」。

「在法官詢問當事人時,徐翔庭審期間明確了兩次『同意’。」在應瑩看來,當事人既然已同意,法院沒有理由不判定離婚。

財產甄別「遲緩」引發家庭矛盾?

「(如果法院不支持離婚)我會上訴,既然走到這一步,就會走到底。」這是應瑩當前的態度。

應瑩於11月5日在微博中貼出的「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傳票」顯示,案由為離婚糾紛,傳喚事由為宣判,應到時間為7日上午9時。

一位和應瑩與徐翔都有往來的人士表示,從法院傳票信息來看,理由是宣判,也就是說法院對於雙方的離婚案已有了結果,但為何推遲,目前還不知情。

「徐翔那一方現在的態度我無從獲知,我覺得如果跟他有關,法院肯定會通知到我,所以我不認為(推遲宣判)是因為他態度轉變。」對於法院沒有給出推遲原因,應瑩也不好判斷。

不過,離婚訴訟只是開始,應瑩表示下一步她還會提起關於財產分割的訴訟。

事實上,作為曾經的「私募一哥」,徐翔離婚案顯然難以避開巨額財產分割的問題。

應瑩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負責徐翔案件中財產甄別的青島中院已將近一年沒有和她聯系,而甄別導致的家庭矛盾,也是她提出離婚的誘因。

作為中國私募界著名的操盤手,徐翔的財富一直是謎,誰也說不准他到底有多少身家。2017年1月,徐翔被判決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110億元,沒收案件中違法所得約93.37億元。

據應瑩表述,徐翔案發後,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這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

應瑩在此前的個人聲明中表示,徐翔案判決前,2016年9月,青島中院劃扣個人銀行卡余額約5億,當年11月至12月,劃扣信託賬戶資金余額約100億(未通過信託公司,直接從銀行端劃扣),判決後,2017年6-9月,劃扣個人證券賬戶資金余額約16億。

彼時,被一塊凍結的還有徐翔案件所涉及的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應瑩提供的數據顯示,「查封時徐翔家族持有股權的市值大約在80億。」

「判決的時候,違法所得大概是93.37億元,這是同案三個人的違法所得,這個已經沒收。剩餘的就是合法的資產,我希望法院甄別清楚,哪些是屬於我們夫妻的,然後進行分割。」應瑩表示。

不過,徐翔和澤熙系的股票,並未出現在應瑩名下。「我們家的資產大部分是在我公公(徐翔父親)名下。」應瑩說,這其實是一直以來的延續,因為徐翔最早炒股的本金是來自他父母,然後就在他爸媽名下,這樣就一直延續下來。

「徐翔父母認為這部分是自己的,法院認為是代持關系。」在應瑩看來,徐翔被判入獄已快3年,財產甄別仍沒有結果,這也導致了雙方(應瑩與徐翔父母)對財產歸屬權的不同意見,並引發家庭矛盾。

控股上市公司亦受一定影響

「這些年往返於青島、上海和寧波,所有的壓力,包括徐翔的親友、父母,還有我父母的,都匯聚到我這兒了,他們都讓我去找法官談甄別財產。我找到法官反映情況,法官說你讓他們直接來找我好了。但他們又不肯(直接找法官)。」8月29日,在庭審過後,應瑩這樣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在應瑩看來,整個事情所有壓力都匯集到了她這,生活上的,也包括家庭的壓力,這些壓力足以導致感情破裂。

「青島中院很久沒給我反饋了,最後一次反饋是在今年1月。」據應瑩回憶,青島中院當時的反饋就兩句話:一個是「財產在甄別過程中」,另一個是「如果有結果了,會明確告知我」。

不過對於應瑩這種說法,記者尚無法向青島中院進行求證。

今年8月7日,農歷七夕,應瑩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文章,再次強調要離婚。文中提到的「徐翔案的合法資產」涉及徐翔直接、間接及旗下資本平台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徐翔家族主要持股的有5家上市公司(位居十大股東),分別為大恆科技(600288,SH)、寧波中百(600857,SH)、東方金鈺(600086,SH)、文峰股份(601010,SH)、華麗家族(600503,SH)。

「(徐翔家族)控股的是大恆科技和寧波中百。」應瑩稱,大恆科技的實際控制人鄭素貞是徐翔母親,寧波中百的控股股東西藏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是徐翔父親徐柏良名下公司。

在一位接近徐翔的人士看來,徐翔家族持股的上市公司不少股權均被凍結,而因徐翔入獄,其實際控股的大恆科技、寧波中百在資本市場的發展或直接或間接受到一定影響。

其中,大恆科技2015年10月30日曾公告,證監會審核通過了公司涉及金額23.93億元的定增方案,彼時尚在等待證監會書面核准文件。當年11月,徐翔被調查。公司2016年2月稱,其定增方案因超過12個月有效期且未獲得證監會書面核准文件而自動失效。

徐翔家族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是寧波中百。2017年12月28日,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被罰的原因是由於前董事長龔東升違規擔保。

11月7日下午,應瑩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她和徐翔父母並未參與到上市公司管理,兩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團隊都努力,目前公司業績平穩。

每日經濟新聞

©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All rights reserved.

亞洲新聞時間 |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