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9 月 21st,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 min read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9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謝邀

如果,最後一個低熵體馬刺也無可挽回的走向平凡。

​在寫下這篇文章之前,我試着用我連今年三號秀到底是叫巴雷特還是巴特雷,都需要查詢一下百度百科的七秒鍾記憶搜尋了一下自己在高中時學到的熱力學第二定律

「在一個自然過程中,一個孤立系統的熵不會減少」。

我記得這個偉大定律揭示之初,被認為是「黑暗邪惡」的律法而受到了僅次於日心說和進化論一樣的激烈反彈,因為該學說疑似在哲學層面上暗示了人類和宇宙中的一切都趨向於混亂邪惡而非有序,好像發現他的人不是克勞修斯和開爾文而是克蘇魯一樣。

呃…….對,我們人人都喜歡英雄配上美女,老將都能終老,所有合同的簽訂都至少有20%的成分是基於榮譽、道德和英雄主義這些可以被大眾預測的東西,而不只是隨機受到金錢、冠軍還有更高的關注度,這些看起來毫無美感且不可被大眾預知的玩意左右。

1982年克利夫蘭騎士惹火了聯盟中的所有人[注1],1999年NBA以全明星賽都沒有打的代價更新了勞資協議確保聯盟是我們如今看到的樣子。但盡管有各種規定出台,在過去的三十年裡,NBA依然不斷朝着熱力學第二定律規定的熵增方向絕塵而去。

[注1]:1980年騎士把自己82年的首輪打包交易給了湖人,最終讓湖人在82年同時收獲了冠軍和狀元簽選中沃西兩件事。導致聯盟不得不出台了一個保護政策,是NBA歷史上第一宗官方跳出來表達「球球你別他媽的犯蠢了」的事件。

魔術師約翰遜第一個炒掉了教練,並因此遭受了主場球迷的噓聲;邁克爾喬丹用自己的聲望地位讓管理層為自己留下了皮蓬和菲爾;勒布朗詹姆斯在一個我以為是國內P出來的視頻里宣布南奔,改變了克利夫蘭的PM2.5指數;然後是杜蘭特、保羅喬治、小以賽亞的遭遇、凱里歐文和戴維斯的交易申請。

每年夏天的交易數量和籌碼越來越多;冠軍球隊里的核心輪換一年比一年更傾向於外來戶;社媒、網絡、經紀人的能量在這條路上被用的駕輕就熟;你昨晚上還在微博、SHH、知乎還有朋友圈和人吵的不可開交的主隊信仰,一覺醒來後球衣就能被P成彩虹色。

我不是什麼無聊的衛道士,但我清楚的知道熵增每分每秒都在發生,歡迎來到…...球員賦權時代。

所以,我們是如此的喜愛着聖安東尼奧馬刺和已經挨個退役的GDP,因為他們是這時代僅有的幾個低熵體,有序時代的活化石。五個冠軍內沒有更換過教練三位核心都來自於選秀並且其樂融融,等一下……這好像是二十一世紀以來唯一的低熵體冠軍?臥槽,這可真是個了不起的大發現。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0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1

於是,我們每個人都深愛着他們。

我們是如此深愛着馬刺的團隊文化;我們深愛着蒂姆鄧肯和大衛羅賓遜兩位名人堂內線低頭聽着比他們矮三十厘米的「小將軍」不斷訓話的場景;我們深愛着全明星級別的馬努-吉諾比利願意坐在替補席上只打25分鍾,但只要他出現在場上,球隊的另一位首發明星後衛帕克就願意讓出最後時刻的控球權[注2];我們同樣深愛着,馬刺的球員們會到處打聽今晚波波會在哪裡吃飯然後故意製造偶遇的軼事,因為波波維奇有幫隊友付賬的習慣,以至於老頭子最後對外放出假消息然後聲東擊西來到別的地方[注3]。

[注2]:這世上每有十個撕逼的諾姆尼克斯和魔術師,才會有一對吉諾比利和帕克。

[注3]:這些信息來自《深入馬刺王朝的秘密晚宴》,強烈推薦閱讀。順便一提,慣犯是科爾和丹尼費利。

在2013年總決賽第六場驚心動魄的失利後,格雷格-波波維奇沒有在更衣室多逼逼一秒或者大聲說一句話,他光速把球員聚集起來然後站在車門口對所有人說」家人們,我們直接去飯店,現在就去「,然後到達了邁阿密他最喜歡的餐廳,桌子上是他最喜歡的紅酒或許還有魚子醬。然後他走在每個球員後面幫他們按摩肩膀,像個怪蜀黍一樣細聲低語」我們明天再說籃球的事哦,發生了什麼我們都一起扛」。

在巨人博班猶豫要不要放棄一部分美金留隊的時候,波波維奇錘着他的胸口「你秀你馬呢,滾去拿更多的錢」;1994年夏天波波維奇給艾弗里約翰遜打電話讓他把屁股挪到聖安東尼奧,因為他要給這個在四年前平安夜晚上在丹佛的飛機上哭了一路的男人第一份多年合同;布魯斯鮑文甚至願意被交易,鄧肯、吉諾比利和帕克不斷在降薪,這麼多年以來能威脅馬刺隊穩定的只有奧蘭多魔術,幸好他們的飛機不夠大[注4]。

[注4]:據說,石佛東奔奧蘭多的前景幾乎已經定了下來。但最後,鄧肯問了里弗斯一個問題」在我隨隊奔波的時候,我的家人們能在球隊的飛機上與我同行嗎「。李弗斯堅決的回答」NO」。

我們怎麼能不喜歡他們呢,這符合大多數人類腦海中的一切審美傾向。

比起因為和對方嫂子調情而忘記布置戰術導致只能死艹典韋最終艹死,光着腳出迎感動的許攸立刻答應就地裸簽,但在人家幫助球隊打進北部決賽索要大合同時卻把別人裁掉的曹操;還有過度壓榨幾任當家核心導致他們生涯壽命縮短,在連續為球隊降薪多年的張昭要養老合同時吹鬍子瞪眼的孫權,嗯……我們都更喜歡LGZ組合一點。

並且,最重要的是,他們並不是鹽湖城或者印第安這樣的悲情英雄,馬刺一直在贏,他們確實用低熵體狀態做到了。

過度的煽情就會遭致刻奇,感動自己惡心他人,我一直反感把籃球和信仰綁定,但對聖安東尼奧的喜歡是可以理解的。並非雙標,但在一個符合熱力學第二定律、更新換代極其高速、忠誠和友誼都得加錢,一個不做大交易、內部的段子都是紅酒和樂器的、霍爾特老爺親口逼逼「我們會死在一起」的低熵體五次奪冠——

還是太雞兒美好了一點,就像文章只愛馬伊琍。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2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3

但聖安東尼奧衰落了,第一次讓我覺得他們真正的衰落了。

又一次沒到五十勝的馬刺在懷特出場時41勝27負,傷病讓他們輪換吃緊、側翼輪換貧瘠讓他們屢屢讓他們擺出三後衛(幸好季後賽打的是同樣沒側翼的掘金),貝爾坦斯和珀爾特爾的使用,要護框籃板陣地還是速度擋拆夾擊。再加上讓我以為他們在打1999年籃球的屎一樣空間,我不打算在戰績上過度苛責他們,波波維奇已經足夠點石成金了。

但是,那之後呢?

2003年之後我懷疑過馬刺的內線空虛無人,上將帶走了中鋒的輪換增加了鄧肯的壓力;2005年鄧肯的足底筋膜炎,讓我開始懷疑歷史第一大前還能不能在季後賽打出32分20籃板6助攻7封蓋,這種像是沃頓結合巴克利的數據;06年吉諾比利213級別的手拉手葬送了馬刺最近的一次連冠機會,但我們知道他們明年一定還能復起;鄧肯減重,球權向帕克馬努傾斜,球隊從低位轉向高位擋拆,漫長痛苦的轉型換來11年黑八和12、13連年被逆轉的結局。

但在那些時刻,03年的時候我依然相信鄧肯無敵;05年的時候我看到了吉諾比利和帕克;13年他們好歹倒在總決賽;15、16兩年流年不利,但至少我們知道他們還手握倫納德。

但這次呢?

一起來審視一下馬刺今年夏天的寶貴資產:

——兩份主菜,德羅贊(30歲,2021年到期),阿爾德里奇(34歲,2021年到期);

——兩份青菜小炒肉,貝里內利和貝爾坦斯(中等合同,明年到期)爽利不膩歪,但也沒多少油水。

——一些廚房裡還沒下鍋的食材,珀爾特爾、沃克、穆雷、懷特,有一定的食慾,但這實在不是倫納德鄧肯這類的龍蝦鮑魚。

——甜點福布斯(小合同),和一份你明明和主廚說了不喜歡他還做了一大盤的西紅柿炒雞蛋,米爾斯(一定是溢價合同)。[注5]

——以及一些看起來能在菜市場菜市場采購一籃子雞蛋補鈣的1000W空間(至少七成要拿來續約蓋伊)。

[注5]:我極度討厭西紅柿,希望這個比喻沒有冒犯到同樣喜歡吃西紅柿的你。

兩個加起來占據五到六千萬空間,三十多歲過了上升期的全明星;幾個有一定培養價值但不可能成為MVP競爭者的新秀;一些可以用但很難說有太大交易價值中產;再加上一兩個溢價合同和不足1000W的空間;而這個球隊本身就有急需補充的陣容問題(側翼/空間)。

這合同結構和人員名單就仿佛16、17年的快船;15、16年的熱火;15-18年間的灰熊;00-04年間的爵士,那些有一定競爭力但不可能奪冠,隊內明星年事漸高或者有傷病隱患而交易價值有限;但又沒辦法乾脆擺爛擢取天賦,只好一年一年打卡下班…….這一切的一切都幻化成了一個每天要送經常被請家長的兒子上學,沒有升職加薪機會,大腹便便又沒時間去健身房降低膽固醇,還要面對老婆「今年過年年夜飯去你家吃還是我家吃」靈魂拷問的中年男士形象。

知道我們怎麼叫這類球隊嗎?——中年壓力男士的房貸型。

這他媽的可是聖!安!東!尼!奧!馬!刺!!!!!!!!!過去二十年裡美好的象徵,太傻叉了,一切都無可避免的流於庸俗。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4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5

作為一名籃球分析者,情懷和實際需要分開。我相信波波維奇能讓接下來幾年裡的馬刺拿下45-55勝,分區排名第八到第四。但是,現實一點吧,除非你把「德里克-懷」四個字換成「科比-布萊恩」,我無法相信一個隊內最高薪水是三十歲德羅贊和三十四歲阿爾德里奇的球隊能打進總決賽。

所以,如果馬刺在波波維奇時代里不願意委屈自己擺爛而延續自己的團隊文化,那麼,馬刺到底有什麼途徑在接下來的3-5年變現或者提高自己的資產乃至解決當下這種不上不下的處境?

如果聖安東尼奧馬刺和波波維奇都沒有辦法,那麼除非指望今年的選秀市場里有個喬丹勒布朗鄧肯伯德魔術師而自己剛好今年夠爛,孟菲斯猶他亞特蘭大印第安納這些同樣為小球市的球隊到底又有什麼辦法上岸?即使現在還有機會,在熵增十年之後的時代里還能確保自己還有機會成為一個爭冠球隊嗎?

靠蓋伊、貝里內利、懷特搭配上德羅贊去換到杜蘭特嗎;還是在自由市場上清出空間一竿子買賣,和紐約洛杉磯波士頓比較對大牌球員的吸引力?

我們需要記住6.5這個數字,這是安東尼戴維斯為鵜鶘耐心保質期的時間,也可能是未來十年後MVP級別球員為母隊效力的最長時限。如果卡爾馬龍在2019年找到了打獵之外的外號並想在洛杉磯蹦迪;如果雷吉米勒在2019年夏天上了小學並開始了解NBA的一切,你能保證他們在知道自己留在本隊冠軍可能性極小的情況下還願意堅守二十年,只是為了一句「Thank you Reggie”?

你不能道德綁架他們,正如我們預測日後的小球市只能重復擺爛等新秀刮獎然後在新秀合同和優先續約的福利內沖擊,然後等待一支從天而降的大城市和交易申請,再重復一次擺爛。

王小波離開了灰濛蒙的長安,和無可挽回的一切一起無可挽回的走向庸俗;

聖安東尼奧馬刺成為了低熵世界最後的化石,和無可挽回的其他球隊一起無可挽回的走向平凡。

冠軍不歡迎低熵體,高熵世界不喜歡小球隊。2019年,多倫多猛龍奪冠,而聖安東尼奧或許正開始經歷無數個首輪出局裡的一個。

請記住,高熵世界元年。以及最後一個低熵體。


歡迎關注公眾號:安可的五維口袋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6
在 2019 年夏天,我们该如何评价马刺队的现状和未来? 17

©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All rights reserved.

亞洲新聞時間 |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