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7th,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2 min read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1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Whitehurst, R. N. (1969). Extramarital sex: Alienation or extension of normal behavior. Extramarital relations, 129-145.

相關原文:關於「出軌」,你了解多少?

溝通

伴侶出軌後,該怎麼辦

什麼樣的人容易出軌

所以,一旦察覺到出軌的發生,不妨處理好自己情緒後和對方進行坦誠的溝通,迴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Atkins, D. C. , Baucom, D. H. , & Jacobson, N. S. (2001). Understanding infidelity: correlates in a national random sample.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Jfp Journal of the Division of Family Psychology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15(4), 735.

婚姻家庭治療

Buunk, B. P., & Driel, B. V. (1989). Variant lifestyles and relationships.

Atkins, D. C. , Eldridge, K. A. , Baucom, D. H. , & Christensen, A. (2005). Infidelity and behavioral couple therapy: optimism in the face of betrayal.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73(1), 144-150.

當爆出出軌事件時,有的網友會說「啊,XXX一看就是會出軌的樣子」。真的能看出來哪些人更容易出軌嗎?

出軌對中國人來說是一個極其敏感的話題,我們總是對與自己親密關系人員的出軌(伴侶出軌、父母出軌)諱莫如深,而對他人出軌談笑風生。近幾年來,通過娛樂圈明星的各種出軌事情,我們能從大眾的討論中看出些許人們對待出軌的看法。

寬恕

較高的收入和社會經濟地位可能會使個體有着更高的出軌可能性(Atkins, Baucom, & Jacobson, 2001)。研究者還發現,當個體的工作涉及「撫摸」「談論個人擔憂」和「和某人單獨相處」這幾方面時,個體更容易在職場中發生不忠行為(Treas & Giesen, 2000)。

作者:柚子醬

研究者還發現,對於男性來說,當他對生活感到無力、無意義以及在社交上處於疏遠狀態時,他更可能發生婚姻不忠;而對女性來說,當自己的原生家庭處於離異狀態時,個體會容易產生婚姻不忠的情況(Amato & Rogers, 1997; Whitehurst, 1969)。

如果夫妻雙方自己無法走出出軌的陰霾,可以向外尋求專業人員的幫助,如婚姻家庭治療師。Atkins等人(2005)認為婚姻家庭治療對婚姻不忠問題的作用是顯著的,且寬恕和重建信任是解決出軌問題的關鍵因素。

寬恕的基礎是溝通,雙方在溝通中相互理解,表達自己在不忠事件中的感受和情緒,向對方傳達自己想被原諒或想原諒的意願

Treas, J. , & Giesen, D. (2000). Sexual infidelity among married and cohabiting american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62(1), 48-60.

當婚外情暴露後,夫妻間的積極溝通可以促進婚姻的修復。根據一項網絡調查,討論較多的夫妻要比冷戰或漠視出軌的夫妻更好地保持婚姻關系,同時,出軌方如果能回答配偶的所有問題也要比不回答任何問題對婚姻關系更有幫助(Allen, Atkins, Baucom, Snyder, Gordon, & Glass, 2005)。

每當有明星被出軌時,網友們總是說「離婚吧!」但是我們會發現,近幾年有名的出軌新聞,相當一部分當事人選擇的都是原諒和寬恕(或者至少短期內選擇了原諒),而生活中,很多人也會選擇漠視伴侶出軌的事實,「知道回家就好」的說法並不少見。可見,在伴侶出軌後,選擇離婚並不是唯一的路,還有很多人還是會繼續婚姻生活。

研究者認為,寬恕是解決婚姻不忠的最好方式,對自己和伴侶都會是一種解脫,因為除了受害者,出軌方也處在一種焦慮狀態中(Atkins, Eldridge, Baucom, & Christensen, 2005; Diblasio, 2000)。當受害者選擇寬恕時,他們能夠從憤怒、仇恨中解脫,能夠將自身精力放在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上,而不是在這件事上繼續糾纏和耗竭。

同時,非安全型依戀的人會更容易出軌,且不同類型出軌原因不同。對於迴避型的個體來說,他們可能會由於在當前婚姻中得不到足夠的自由和空間,而在婚姻外尋求能給自己更多空間和自由的親密關系;對於焦慮型的個體來說,他們更可能會由於親密感和自尊感的缺失而在婚外尋求補償(Allen & Baucom, 2010)。

Buunk等人(1989)認為心理健康程度較低,抗逆性較差以及自戀的人更容易有外遇。Buss等人(1997)也發現低責任心和高神經質的人更可能有婚姻不忠。

參考文獻:

上面所說的並不適用於所有夫妻。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人格特質,每對夫妻都有自己獨特的互動模式,這些獨特性使得不同個體發生婚姻不忠行為的可能性不同,對待出軌的態度也不同。同時,也並不是每段婚姻都能在出軌問題後得到修復,傷害容易,恢復難,我們可以為之努力,但達不到也是人之常情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破鏡難圓 圖源微博@王左中右

此外,出軌同夫妻互動相關。當夫妻積極、有效的溝通較多時,男女雙方出軌的可能性都會減小(Allen, Rhoades, Stanley, Markman, Williams, Melton et al., 2010)。婚姻滿意度雖不能預測個體在生理方面的出軌,但當個體婚姻滿意度越高,他們對婚外情的情感捲入就更少,發生和維持婚外情的概率也會減小(Glass & Wright, 1985)。

原文轉自公眾號「婚姻家庭研究與咨詢中心」(familybnu),婚姻家庭研究與咨詢中心隸屬於北京師范大學發展心理研究院方曉義教授的「中國婚姻家庭研究小組」。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出轨之后的婚姻,结局只有离婚吗?

在此,也希望大家能夠認真對待自己的親密關系,對自己負責,對伴侶負責,對婚姻負責。

Allen, E. S. , & Baucom, D. H. (2010). Adult attachment and patterns of extradyadic involvement. Family Process, 43(4), 467-488.

那麼在伴侶出軌後,如果夫妻雙方都不想離婚,且都想修復這段婚姻關系,夫妻雙方應怎麼做?

被稱為「中國性學第一人」的人大教授潘綏銘在《人物》采訪中提到,「中國大約每3個丈夫和每7.5個妻子中,就有一個曾經出軌」。從2000年起,潘教授及其團隊每5年就會進行一次「中國人的性生活與性關系」總人口隨機抽樣調查。2015年,中國女性出軌率已達到13.3%,而男性接近35%

Buss, D. M., & Shackelford, T. K. (1997). Susceptibility to infidelity in the first year of marriage.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31(2), 193-221.

寬恕的作用不僅在婚姻關系或出軌方上,對個體自身更是一種積極行為,使個體不再受出軌所帶來的負面情緒影響,能夠向前看,不讓這次事件影響自己今後的人生。

Allen, E. S., Rhoades, G. K., Stanley, S. M., Markman, H. J., Williams, T., Melton, J., et al. (2010). Premarital precursors of marital infidelity. Family Process, 47(2), 243-259.

Diblasio, F. A. (2000). Decision-based forgiveness treatment in cases of marital infidelity. Psychotherapy Theory Research & Practice, 37(2), 149-158.

Allen, E. S. , Atkins, D. C. , Baucom, D. H. , Snyder, D. K. , Gordon, K. C. , & Glass, S. P. (2010). Intrapersonal, interpersonal, and contextual factors in engaging in and responding to extramarital involvement.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 Practice, 12(2), 101-130.

Glass, S. P. , & Wright, T. L. (1985). Sex differences in type of extramarital involvement and marital dissatisfaction. Sex Roles,12(9-10), 1101-1120.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京師心理大學堂(ID:bnupsychology)」,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部出品,奉獻百年積淀,帶你腦洞大開。

Amato, P. R. , & Rogers, S. J. (1997).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marital problems and subsequent divorce.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59(3), 612.

©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All rights reserved.

亞洲新聞時間 |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