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7th,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1 min read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1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營收於2018年首次突破1000億美元(約合7125億元)的華為,是穿越苦難和血淚之後,才抵達今日的行業地位——全球第一的電信設備製造商、全球第二的智能手機製造商。2019年9月6日,華為心聲社區披露了華為創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接受BBC「故事工場」紀錄片製作人Nicola Eliot專訪時的對話內容。他在聊到自己艱辛創業時首次談到,他沒有很好地照顧到父母。父親在街上買了過期飲料喝,導致拉肚子而去世;母親為他擔憂,覺得政治風浪比較大。《福布斯》說他很有錢,母親問錢從哪兒來的,她很擔憂,她從菜市場往家走時被汽車撞死了。

2000年,任正非沒有自己的房子住,當時租了一個30多平方米的房子生活。他說:「想象一下,十幾年前,我還沒有房子住,《福布斯》說我是大富翁,不能理解。」

創立華為的資金沒有一分錢來自於國家

任正非坦言,44歲創建華為時,他是沒有任何經驗的,是盲目下水的。如果說創業之前有什麼經驗,那就是年齡,總比年輕二十多歲的孩子經歷的風浪多一些。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所遭遇的挫折和困難很大,所以在市場經濟時代雖然遭遇困難,還是覺得能夠承受。就這麼一點,此外,「沒有任何技能可以支撐我來創立華為」。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華為創業注冊資本是2.1萬元人民幣,而當時任正非的轉業費只有3000多元人民幣,所以他找了幾個人集資。後來,公司發展到小有規模時,他們要退股,要分公司很多錢。他們通過法律訴訟手段獲得很大賠償後都退出去了,公司就變成他一個人的公司。他就開始把股份逐步分給員工了。他說,當時退股的法庭判決都在公司有記錄存檔,你們可以去看看這些記錄。這里沒有國家的一分錢,就是幾個人湊的錢。

任正非也曾害怕來自內部的壓力

在雙方的對話中,Nicola Eliot提到,21世紀初,由於華為沒有選擇投資CDMA技術,失去了很多機會。CDMA技術後來成為中國市場的主流技術之一。如果現在回頭來選擇,華為會作出不同的選擇嗎?你們會投資CDMA嗎?對此,任正非解釋說,這是一段歷史。從2000年開始,中國在無線通信標准(CDMA、GSM……)的選擇上,都是處在矛盾之中。由於當時國家不給中國電信發無線牌照,他們就把在日本淘汰的PHS技術,在中國做成了小靈通。華為當時判斷小靈通可能會賺很多錢,但是沒有前景,就沒有做。CDMA,華為做了,但是沒有做IS-95這個落後體系,做的是1X。但是中國市場招標只要IS-95,不要1X,所以華為落選了,沒有獲得中國市場的選擇。「這兩個對我們來說是挫折」。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按照其描述,從2000年到2008年這一年國家決定上3G,在這八年時間里,華為決定無線的路線時,他個人精神很痛苦,幾近崩潰。因為任正非堅定不移走3GPP、GSM、UMTS道路,不走那兩條路。「我不怕來自外面的壓力,外面怎麼壓我,我都不怕,還是堅定走下去。我害怕來自內部的壓力,內部不斷有高層寫信、寫報告給我,『你這個決策錯了,會葬送華為公司的』。」

那八年,任正非是度日如年,這個決策沒有其他人承擔責任,必須要他自己承擔選擇的責任。那八年,看到別人賺大錢,華為不能賺錢,看到華為比別人困難多,外面大量文章都是諷刺挖苦華為的,萬一他真的錯了怎麼辦。2008年,中國官方終於發放3G牌照,一下子把華為的能量釋放出來了。

「華為的財務質量水平應該比很多西方公司高得多」

華為在自我提升上,敢花錢。最早創業時,其實就是任正非一個人,隨後不斷有人進來,根本就沒有規則。比如有員工說「漲多少工資」,就定了。這會有利於一些人,也會傷害一些人。隨着公司規模越來越大,需要起草非常多的文件來規范公司,但任正非沒有起草文件的能力。

他說,自己在軍隊從事技術工作,沒有從事過管理工作。但是公司必須要前進,所以還是起草了很多文件,但覺得這些文件不規范,不利於華為成長為大公司。那時,任正非和他的團隊認為,華為應該可以成為大公司,所以請了IBM、埃森哲……幾十個顧問公司來給華為做顧問。顧問費每個小時是680美元,那時華為員工的工資每月只有5000多元,相當於顧問一個小時的工資。但是為了明天,華為必須要向人家學習,要承認人家的價值。華為派了很多人學習,當時學習的人中也有不好好學習的,有些投機分子以為學了就可以怎麼樣,看到別人在市場上升官,做了一半就走了。

按其回憶,有很多東西沒有完全做到底,這是一個缺憾。但是,有一個項目學到底了。IBM對於華為的財務和審計進行咨詢時,孟晚舟還是一個「小蘿卜頭」,她做了項目經理,二十多年和IBM等顧問接觸下來,把財務做得很好,而且超越顧問的指引,管理水平、標准更高了。現在,「華為的財務質量水平應該比很多西方公司高得多」。

「我們自始至終向西方公司學習,在學習過程中不斷進行優化。今天美國打擊我們的時候,大家看到華為公司好像沒有什麼變化。」任正非表示,「為什麼?因為大量系統已經接受了這個體系,能夠自己理解,自己融匯。大量向西方學習,從今天看來是正確的。」

華為曾考慮創建世界最大的拖拉機王國

2003年,華為曾考慮將自己賣給摩托羅拉。按照任正非當時的預判,鑒於發展狀況,華為會達到世界先進水平,遲早會和美國對抗,到時,美國一定會打擊華為。希望賣給摩托羅拉,就是為了戴上一頂美國的「牛仔帽」,但公司還是幾萬中國人在干,也能體現中國人的勝利。資本是美國公司,勞動是中國人,這樣有利於在國際市場上擴展。在這樣的情況下,考慮賣給摩托羅拉。當時談好的價格是100億美元,已經簽了所有合同。

那時,有兩個打算:第一、華為有一部分人想將來去做拖拉機,當時中國拖拉機廠正處於崩潰的時候,華為想把洛陽等所有拖拉機廠買下來,當時中國的拖拉機1000美元一台,但是有問題,總漏油、發動機不耐高溫。華為用向IBM學習的IPD方法,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然後把拖拉機價格提到2000美元。華為不可能顛覆汽車產業,但可以創造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機王國。第二、絕大多數的華為人繼續走通信道路,戴着摩托羅拉的「帽子」,可以打遍全世界。「(將華為賣給摩托羅拉)這件事可惜沒有成功」。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首次公开讲述其父母的悲惨离世

任正非強調稱,華為預測「遲早和美國交鋒」是正確的,現在交鋒了,實體清單禁止華為,什麼東西都不賣給華為,甚至墨西哥的麥當勞都不賣給我們,很極端。華為自己美國公司的東西也不能用,華為員工也不能與華為的美國公司員工講話,否則就是違反美國實體清單。這種極端情況,「我們當年判斷會出現,現在真出現了,我們有預防,所以沒有什麼恐慌感,能應對過去」。

「我們不是靠賣低價成功而獲得了歐洲市場」

Nicola Eliot提到,華為在拓展歐洲市場的初期,盡管市場拓展面臨困難,然而最後通過極低的成本突破了歐洲市場。有些人說華為的成本和價格這麼低,一定是因為獲得了中國政府的支持。對此,任正非回應稱,完全是錯誤的。華為不僅價格賣得不低,而且是賣得高,華為可以把十年或二十年的財務報表的電子件發給你們,你們看看華為的財務報表,華為是賺錢很多的。不然,怎麼會累積起這麼大的公司。

他接着指出,在歐洲市場的突破得益於SingleRAN。這個產品的做法來自於一個數學家,他當時只有二十多歲,他把2G和3G的算法打通了,然後2G和3G可以合成一個設備,體積至少降一倍,重量降一倍,成本下降一倍。歐洲最大問題是沒有鐵塔去安裝太重的設備,歐洲舊房子很多,只能在房頂上安裝,設備一定要輕。華為發明SingleRAN以後,分布式基站一下子獲得了歐洲的歡迎,歐洲就購買華為的產品。成本不會按數學方式下降一半,也至少下降30%至40%,盈利很好,「我們員工的工資待遇遠高於西方公司,否則不會有這麼多數學家、科學家……優秀人才到我們公司來」。

他認為,財務報表不能太好,太好了,也是不利的。只有加大研發戰略投入,才能消耗利潤,每年至少投入150億美元(約合1069億元)至200億美元(約合1425億元),包括加強對大學的支持。這樣華為就能把錢投資到未來,並不是把錢都分給員工,讓員工變得胖胖的,然後都不幹活;也不是分給股東,大家懶懶的。「我每次都講『蘋果是我們的老師』,蘋果永遠賣高價,才能讓低價的公司生存下來。如果我們賣低價,世界上就沒有別的『草』能生存,所以我們不是靠賣低價成功而獲得了歐洲市場,而是靠技術創新和科技創新獲得的」。

任正非稱實體清單對華為業務基本沒有影響

當被問及美國的壓力對華為現在的業務運營影響時,任正非表示,美國的實體清單對華為公司的業務運營基本沒有影響。因為非常尖端的設備(比如5G),「我們完全可以不依賴美國」,美國在5G領域還是比較落後的。從芯片到系統,華為完全可以自己擔負起來。在網絡聯接設備上,包括傳送、接入網、核心網,華為長期處在世界領先地位,而且基本上不會依靠美國。在終端方面,華為會有一些生態問題,自己還沒有完全跟上來,會有一些影響,但是不會非常大,不會構成嚴重的死亡威脅。

任正非表示,美國今天在通信產業的失敗,不要歸罪於華為的崛起,是美國自己走錯了路。90年代,世界無線通信崛起時,美國是世界最偉大的科技強國,它強制性推行CDMA和WiMAX,就像今天美國在全世界動員大家不要用華為5G一樣,到處動員其他國家用CDMA和WiMAX。世界潮流3GPP是正確道路,美國自己走錯了路,導致美國通信產業沒落了。

5G時代是建立超速聯接,未來人工智能還是馮•諾依曼的計算機架構:超級計算機、超大規模存儲、超速聯接。美國有超級計算機,也有超大規模存儲,本來美國可以把人工智能做到世界領先,但是如果它沒有超速聯接,它在人工智能上就會落後一步。5G只是一方面,光纖也是一方面。中國也有超算中心、超大容量存儲,如果中國大規模使用5G和光的系統作為聯接,中國有可能在人工智能又走到前面。所以,5G只是「小兒科」產品,美國太忽略它,可能是它決策上的缺點。「我認為,整個社會未來最大的機會窗是人工智能」。

轉載自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 2019, 亞洲新聞時間. All rights reserved.

亞洲新聞時間 | 專注亞洲新聞及提供實用資訊供參考,內容涵蓋金融投資、房產信息、國際時事新聞、亞洲區域資訊。 | Newsphere by AF themes.